台灣人

「願有多大,力就有多大。」

原來台灣並沒有那麼進步,還是有那麼多的守舊和二元對立,這麼多以愛之名行惡之實的惡意,雖然原本就沒有很大的期待,但看到這些行為依舊讓人很難過。從川普上任、英國脫毆,到這次的選舉結果以及公投懸殊腎大的票數,保守勢力的復辟之所以能夠擊潰同溫層,並認為世界荒唐,排除了作票可能和政治操作,或許有一部分是出自知識份子的傲慢。我們自以為的條理清晰與邏輯慎密,那些深信不移地公開真理,對另一邊的人來說是外來語,他們聽不懂也不想聽。他們畏懼著那些聽不懂的東西,所以統一歸納為怪力亂神,進而衍生出那些荒腔走板的言論,因為他們只相信面對面的交流搏感情。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生長背景與生命脈絡,同理心很難,但卻應該是一個能夠讓社會變更好的基礎。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