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隅一會,凋殘仍美。」一隅有花專訪

四月底的台北午後,如常地飄著小雨,循著地址來到一條
安靜的巷弄,仰頭尋找時看見那層白色重新油漆的樓層肯定就是目的地,就如記憶中的模樣— 純淨、美好,而今天又會得到什麼新的詞彙來描述 yiyu 呢,我也不曉得。

一隅有花,開始於2016的秋天,創辦人為亦瑀(下文稱「小亦」)和柏韋。
提供每周鮮花的訂閱服務,認為植物可以用最溫柔的方式陪伴生活及安撫情緒,隨後有設計特定節日花束、相關花藝課程及出版《一年生》植物日曆,並在其加入選句小卡,柏韋和友人小光也於 Spotify 合作開播深夜電台《Before Midnight》。

Read More

「如果我有任何一點成就,那都是僥倖而無關才情。因為我很幸運,有你們、妳們。」— 魏孝諭

如果認識我的人一定會問,那麼考試怎麼辦?我只想說「我不是想要考到律師執照而已,我是想成為一個律師」無論怎麼選擇,我都正在往那個目標更靠近了一點。我會成為一個律師,我要成為一個魏孝諭這樣的律師。曾經我的確有一個律師的夢,但我不知道原來夢想之外還有這麼大的世界,現在我相信有一天,只要夠幸運夠努力,總可以成就超越自己的事。

Read More

「別放棄,因往後的日子永遠會感謝當年狼狽的自己。」— 汪欣怡

一開始是從友人 Pearl 口中認識這女孩,「有個性且很有企圖心」大概是我對她的首次印象,接著便被邀請到汪在台南的 Airbnb,「舒適、溫暖、家」則是我第一眼感受,整體是走簡約質感,沒有過多的色彩,取而代之的是植物和設計小物,那時我便開始好奇著這究竟會是一位怎樣的女孩呢?那天我和 Pearl 邊喝啤酒邊配世足,直到半夜大約2點時,門打開了,立馬認出那是我愛的古著品牌,微捲的中長髮配上老派的有型銀框眼鏡,大辣辣地將行囊放置一旁,並拿起冰箱的飲料過癮地喝一大口,她是爽朗的、個性的、老派的、細膩的,那時我們初次見面便拿著飲料乾杯,並且瘋狂大聊著比賽中的各種刺激過程,這是我們故事的開頭,有點莫名有點戲劇。

Read More

「唯有喜歡一輩子,才能不讓耗費的時光都成為一種浪費。」-愛瑪

「要記得,是我們的愛賦予時光重量,不可抹滅、不捨消滅的記憶收了起來,偶爾揮去灰塵,才會想起,一首老舊的歌,裡面有很愛過的人。若是明天沒理由地悲傷,從胃的中間慢慢燒起來,那我們要認真地告訴明天,後天會更好的,雖然可能不相信聽起來的確沒根據,但後天就會好起來的不要害怕 — 後天的時光,不怕被我們留在手心中央。」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