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一曲玫瑰探勾吧,巴黎。

Music — Diana Krall 
此時正在飛往巴黎的上空,剛經過多特蒙德的天空,飛了9200公里,大約再40分鐘會降落,小窗子外的天空從粉紫漸變為湛藍再轉換為繁星點點,而窗外卻是這顆地球的形狀,如果人真的擁有翅膀,那麼親眼看見時勢必會非常非常感動吧。在飛行時的時間似乎可以轉移,而不變的是最終仍然兌現相等代價,睡了又醒,醒了又睡,那座床邊的鐵塔是否會比想像中還要大許多呢? — 寫於 2019.6.1
海明威說:「如果你夠幸運,在年輕時待過巴黎,那麼巴黎將永遠跟著你,因為巴黎是一席流動的饗宴。」
是的,這句經典就是我為什麼前往巴黎的理由,當世界的人們總是說著浪漫之都、馬卡龍、法式生活時,想要親自地去體會去感受,於是我也帶著 J 給的《流動的饗宴》前往戴高樂機場,一個我想了好多年的夢。

巴黎之所以為巴黎,不止於鐵塔、羅浮宮、凱旋門,也不在華麗的精品百貨,而是在於充滿歷史與文化,且有著活生生脈動的街道。而她的慢活,講求的不是慢,而是不要因急而失了優雅。
漫步在筆直的街道,輕拉了一下剛買的深藍絲巾,好讓飛揚起的高度與風並行,6月的巴黎和紐約一樣大約14度的均溫,有點涼卻有著陽光,適合搭配瀟灑的風衣以及雨鞋,預防輕易變心的天氣。知道嗎,這裡每個門口都擁有自己的特色,也許塗鴉也許繽紛,有些花草有些黑白,就像一個個小故事正在弓形門內上演般令人愉悅。
色調與風格一致的建築區域,遠看會訝異著每一區的高度完整性,如第九區的米色調,當地人說這已經擁有200年的歷史,也是法國人引以為傲的一點,近看時又深深地被每個細緻雕像與刻花所陶醉,喔,身為藝術人實在無法抗拒這樣的美,就連郵筒都能是一幅幅莫內的荷花重現或者抽象派的色塊重疊。看著人們的日常型態,無論擦肩、愉快打招呼甚至到互相叫囂,這些渾然天成的電影畫面就像是慢鏡頭般呈現在我的瞳孔,離開真實也離開了宇宙,成為一幀幀老電影劇照。

「為什麼要花兩個禮拜在巴黎?不去其他城市?」
最喜歡的旅行方式,是在異地建立生活感。寧願在同座城市花上兩個禮拜的時間好好探索和感受,也不願參加14天遨遊5國的旅行團,也許花個幾天去熟悉、調整、觀光,剩下的日子則是學著過當地的人生活,過比台灣晚6小時卻慵懶大概60倍的步調。和旅伴擁有共同認知就是「住,很重要。」每個人對於要求的項目都不同,若要成為旅行的伴則是必須擁有共識,因此我們省去直飛的機票,住在交通方便且環境安靜優雅的地點,Airb&b。

從凡爾賽宮到市區,一共搬移3個住宿地點,幸運的是三個都讓我們相當滿意,總是喜歡找Airb&b勝過飯店的我,是因為藉由當地人的家可以更容易進入這座城市,希臘藍的大門在這座米白的區塊顯得格外注目,房東太太是為典型法國女人,銀色整理好的白髮、優雅的黑色洋裝及精緻的胸針,喔當然還有必備的鮮亮的霧面口紅,她告訴我們:’’ Paris is a beautiful city, you will love this place and treat it as your own home! ‘’ 當然,如果有興趣知道住宿資訊,請不要害羞聯絡我!
香檳配美食,聊三個小時都還不夠。
完美的落地窗在絲質窗簾的映照下灑落檜木地板,窗外鮮綠的高樹以及6月大約15度的暖陽總讓人忍不住瞇成一條線,走在每一座房間都擁有大量的書本和藝術收藏,人文藝術到科學研究都不勝枚舉,當然軟度適當的沙發讓我們三個女人完全被征服,Yenen遊蕩在精緻的黑咖拼接的廚房,烤個Baguette加上自製醬料,再轉身確認烤雞的熟度,Candice則是從冰箱拿出精選的酒準備開瓶,「嘣!」一聲後緩緩地以45度角倒下香檳,至於我呢便是負責擺盤與拍攝,我們總是在吃飯時間花上2~3小時,是的我們就是聊天。
巴黎人喜歡面對面聊天,喝酒配麵包就是一個午後,沒人在滑手機,認真且老派的談話真的很美好,原以為是活在自我世界,後來就懂這才叫生活。

世界其中一種溫柔的方式,是會為少數離群出走的人,準備專屬的風景。
很多人說巴黎是一座吃老本的城市,或者很多歐洲國家都被貼上此標籤,當然如果少了這幾百年的歷史建築,巴黎魅力肯定大打折扣,但是「巴黎人」才是這座城市的靈魂,「巴黎風情」或是「法式慢調」都不足以好好地形容這裡,因為巴黎人就只是在過他們的生活罷了。
後來和幾位友人聊起這裡,有人說起被搶劫的驚險或是尿騷味的厭惡感,當然大部分都是讚賞著那裡的美好和唯美,是的這是座色香味俱全的城市,從每個人身上不同的香水味到幾站地鐵的尿騷味,從馬卡龍繽紛的顏色到一致性的米色建築,讓感官總是放大地去接收各式各樣的訊息,然而對我而言,巴黎最吸引我的是他的「理所當然」。
坦然去接受「意外」,就會成為「贈禮」。
三月時,聖母院發生一場大火,而那是我最渴望親眼看見的建築物。當我準備好要去見妳時,卻發生了無常,才正視到人們常輕易將一切視為理所當然,然而沒有什麼是永遠留存的,變動才是常態。慶幸的是聖母院可以有重建機會,但很多事物一旦不在,就真的不在了,來不及告別的友人、逐漸溶解的冰層、身為國家的台灣。
心態一轉,這也是百年難得一見的莫樣,約好五年重建後要再來見她一面。

時至今日,這座城市對我的意義不僅僅只是絕美的旅行地,而是帶來了一個起點,讓我能夠一直走到今日,無比幸運地寫下這個世界的模樣,那樣任性且義無反顧。 

這就是我的巴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