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

「願有多大,力就有多大。」
原來台灣並沒有那麼進步,還是有那麼多的守舊和二元對立,這麼多以愛之名行惡之實的惡意,雖然原本就沒有很大的期待,但看到這些行為依舊讓人很難過。從川普上任、英國脫毆,到這次的選舉結果以及公投懸殊甚大的票數,保守勢力的復辟之所以能夠擊潰同溫層,並認為世界荒唐,排除了作票可能和政治操作,或許有一部分是出自知識份子的傲慢。我們自以為的條理清晰與邏輯慎密,那些深信不移地公開真理,對另一邊的人來說是外來語,他們聽不懂也不想聽。他們畏懼著那些聽不懂的東西,所以統一歸納為怪力亂神,進而衍生出那些荒腔走板的言論,因為他們只相信面對面的交流搏感情。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生長背景與生命脈絡,同理心很難,但卻應該是一個能夠讓社會變更好的基礎。
我們生在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曾經女孩只能裹小腳或者無法上小學,那些現今看來都再輕鬆不過的一件事都是無法過去想像的艱難抗戰。公義,從來就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得到的,也不是在同溫層裡取暖就會出現的。歷史告訴我們,它需要跟不了解的人不斷以善意對話、溝通、化解,才有可能有那麼一點點的進展。就像是甘地運用長年非暴力運動的政策,使印度擺脫英國殖民地主義的束縛,又或者曼德拉即便背負著罪名和服刑26年後,還是讓南非結束了種族隔離制度,他們都是當年不被多數人接受的弱勢族群,但因為「堅持」做對的事情,所以才能夠擁有真正的自由以及開花結果的那天。
如果願意,我們可以開始與身邊的長輩們溝通,聽聽他們的說法也試著讓其靜下來了解新的觀念,當遇見挫折時,不該逃避,而是要思考方法以及站在對方的角度看待同件事,因為他們從小到大的觀念就認為「男與女結婚」才是正確的,這卻是單一觀點的直覺錯誤,或許我們應該做的是先反思自己是否有足夠的論點站穩腳步,再去找出對方想法中的漏洞。
公投過後,許多放棄的聲浪響起,想離開這座鬼島去國外遠走高飛,完全看得出這次的選舉和公投丟給台灣年輕人一顆很大的震撼彈,但我們卻開始有了對話,對話的存在必要性就在於為了更好,台灣是我們的家,所以不能被擊倒,更重要的是因為我們擁有自由,才能有真正的天空。
掌權的人會變老,繼續努力,我們會好的,因爲時間永遠是站在進步價值的這一方。進步的路上會有不公平,甚至伴隨著犧牲,但只要看得夠遠,就不會迷失,所以還是要用溫柔面對世界的惡意啊,因為有光的地方就會有影子。 
我是台灣的孩子,台灣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