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如果一場大火來了,什麼是燒掉也無所謂的?」
第一次發現自己東西太多時,是首次離開家鄉去唸書,認為每個東西都是必需品,也因為「以防萬一」的心態所以總是有個備份,可想而知行李永遠都是一箱又一箱,後來即使是旅遊也仍然是改不掉老毛病,但因為限重總逼迫人要放棄攜帶許多「好重要」的雜物,如滿盒的飾品或者不同花色的襪子,這些「不同」讓我的日常充滿著豐富性及樂趣性,所以「習慣」去依賴。
畢業後的大掃除,丟棄許多曾經認為生命重心的物件,就像是搜集整箱的DM或早已泛黃的講義,念舊的個性讓人總是投射過多細微情感於周遭存在,甚至有些早已為忘記的也在瞬間被提醒,但是我想這些都早已烙印在心底,即使放掉了也不代表不在乎吧,所以我開始學著更「重質不重量」,因開始有了丟東西的習慣,也讓人更小心地買東西,當我在抉擇是否要消費時,便會問自己:我會用多久呢?它是必需品嗎?
所以我的物品都是以年為單位量詞,錢包6年,保溫瓶4年,戒指2年。
會留下的,都是真的。即便有過爭執還是願意在大罵後賴著對方不走,還是會在沒有對方的日子裡關心著他是否過得好,多年前就有人告訴我:朋友,幾個就好。過去總會希望「人人都好」,但這樣的心態就會變成「我其實沒那麼好」刻意性的壓抑真實,反而容易弄丟自己,現在的我更珍惜留在身邊的友人,也漸漸地變成固定那麼幾個一起吃飯聚會,而每則發出的貼文也不再有所顧慮,喜歡和相處起來自在的人生活,即便我們並非日日見面,但是只要一碰面便先來個大擁抱,然後嘰哩瓜拉聊起中間的些許空白,之後便又是幾個小時過後了。
極簡的心態,也會反映在工作上,我會把電腦桌面整理乾淨,或者視窗永遠維持在5個以內,這樣子的強迫症往往讓人更容易專心,且能在短時間內更有效率地完成目標,我想極簡真正的意涵就是什麼都能丟,唯獨別把自己弄丟。
而有天,我一定可以不帶著任何行李就出發對嗎。

 

vintage music sound music player

「質」的重要性取決於「限量」,因沒辦法大量複製,所以會更小心翼翼地對待和花上時間去增值,近期聽了許多講師們的生活態度,大多都是找到專情的生活重心,並加以專研且樂此不疲,就如我熱愛聽黑膠,以前喜歡聽是因為我感覺得到靈魂被釋放,我不在乎它的品牌或者年份多寡,只在乎當下它帶給我的愉悅與寧靜,後來和幾位愛好者進行深入的黑膠談話後,開始更仔細地去專研這膠片和機器的時代演變和細微的巧思,不論是雙溝槽的設計讓古典和搖滾不經意地相遇,又或者是隨著旋轉而出現的天使光環,都令人深深著迷。我們都是相似的收藏家,可我們收藏的是「感動」,柔軟的旋律和經得起年代考驗所留下的物件,內含著是「傳承」兩字,或許在現代有更多的選擇,但也因此讓選擇變得更加困難且珍貴。
過去和現在就像是天平的兩端,曾經我確實熱愛掌聲的舞台,但也因為擁有過所以才更懂得舒服更合適,說不上是哪個確切時間點開始改變,也無法確定現在的日子是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但透過不斷地選擇和刪除,也許就能夠更接近自己的理想目標吧,「把每一個現在過好才是最重要的事。」隨然過去遺憾的事許多,錯過的人即便到現在也仍然會在心中浮起,以前常會想著如果當時做了另一個決定,或者用現在的心態去面對問題時,會不會讓後來的我們都不一樣?
答案沒人知曉,唯一可以掌握的只有此刻,直到現在我仍然深信著一切都會是最美好的安排,許多痛到甚至都要放棄自己的時刻也熬過來了,身體和心靈都隨著時間一點一滴地復原,我知道不會如初,但至少別再輕易揭開傷疤。看到你/妳笑得開心且過得幸福,那麼都足夠了。兩敗俱傷的結果任誰都不願意,甚至更多的是不捨得。

 

woman standing beside woman on white wooden chair facing body of water

無法忘懷的人,都是辛苦的,因為回憶對我們而言從來就不只是一段可以任意剪接的素材,而是反覆侵蝕著靈魂的撒旦,惡性循環在情感中是相當痛苦且無法自拔的自我傷害,也容易輕易地迷失自我甚至忘了「自愛」和「自重」的基本道理,於是在最不想放棄自己時早已遺失,於是在心臟前築出一道牆,忘了怎麼好好地去愛去對待在乎的人們,最難的是開始作出改變,但這也是唯一的那條路,要相信要相信我們都還有能力去愛人,以及值得再被好好對待一次。或許等到心臟沒那麼痛了,等到靈魂不再被輕易腐蝕,就會回來了。
我愛你們,這些一直沒離開過的心頭肉,我會把你們依照編號放在專屬的抽屜裡,收藏著所有的歲月和情感,然後持續著我的生活我的人生,我知道生活真的沒那麼簡單,尤其是隨著年紀增長而逐漸背負更加沈重的包裹時,好多時候真的好辛苦,可是要相信這次我們真的都要努力大步往前走了,努力再為那些你愛的人重生,並且好好地更愛自己,然後日子就會越來越好,一定會。

 

好好
作詞:阿信    作曲:冠佑+阿信
想把你寫成一首歌 想養一隻貓
想要回到每個場景 撥慢每隻錶
我們在小孩和大人的轉角 蓋一座城堡
我們好好 好到瘋掉 像找回失散多年雙胞
生命再長不過 煙火 落下了眼角
世界再大不過 你我 凝視的微笑
在所有流逝風景與人群中 你對我最好
一切好好 是否太好 沒有人知道
你和我背著空空的書包  逃出名為日常的監牢
忘了要長大  忘了要變老  忘了時間有腳
最安靜的時刻 回憶 總是最喧囂
最喧囂的狂歡 寂寞 包圍著孤島
還以為馴服想念能陪伴我 像一隻家貓
它就窩在 沙發一角 卻不肯睡著
你和我曾有滿滿的羽毛  跳著名為青春的舞蹈
不知道未來  不知道煩惱  不知那些日子 會是那麼少
時間的電影 結局才知道  原來大人已沒有童謠
最後的叮嚀  最後的擁抱  我們紅著眼笑
「我們都要把自己照顧好」
好到遺憾無法打擾  好好的生活  好好的變老
好好假裝我 已經把你忘掉

 

“ 不是歸零,而是累績
讓生活跟上我,並重新追上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