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York II

Music — Back To Manhattan / Norah Jones
搭乘近40分鐘的地鐵抵達Brooklyn Br. City Hal,少了本島的人潮及高樓疊起的城市樣貌,取而代之的是偏區的荒涼,當然此與其歷史相關,在1980年代及90年代,該區以治安不良聞名於世大多以中下階層為主要居住者,直到近幾年後有漸漸改善,布魯克林大橋始建於1883年,是美國最老的斜拉橋之一,橋面橫跨紐約東河連接了曼哈頓區與布魯克林區。
如果說曼哈頓本島是一位年長的紳士,那麼布魯克林絕對是一位優雅而帶些天真氣息的女士,她穿著精緻打版的連身裙並安靜地佇立在此,以從容不迫的模樣來赴約人們的期望,不斷地增長自己的知識,並復有自信地展現迷人之處,隨處一見都能察覺她身上穿戴的古董飾品,那也許是奶奶所留下的紀念品,或者週日市集的收穫,而真正抓住人心的則是她清澈並附有孩子氣的一面,最愛去運河旁的旋轉木馬,那是美好夢幻的島嶼,集合著所有從小到大的希望和童年,同時也是不允許任何人輕易傷害的地域一個有閱歷有智慧的女人,對於男人来说,就像一幅歷代更迭的名畫,雖有殘破,但更有價值,也是唯一的,更是不可能再生的,也許我只認識她不到24小時,卻已足矣。

S__11804730.jpg

記得在sexy &city裡面Miranda就是在這裡和老公復合,他們相吻並且願意原諒、攜手走下去,那時候我就是被這幕完全抓住,並且下定決心要到此看最美日落。說真的,這裡美得超乎想像,鋼鐵製造的大橋明明是非常工業化的模樣及冰冷觸感,但因為這樣的暖色日落,整個世界都如融化的奶油,富含軟軟的溫柔,在這座橋的背後也擁有著一段小故事,建築師 John Augustus Roebling 因工程事故而在開工前死亡,兒子 Washington Roebling 因此接下重任,但也因為一次工程的意外而重傷,往後的施工只能依賴唯一能動的手指頭做指揮,並且通過敲擊妻子的手臂來引導,最後也仰賴著整個工作團隊而完成此舉,鋼筋水泥鑄成的大橋是由許多人的毅力和犧牲所蓋造而成,如今過了這麼多年依舊是紐約的地標之一,走向曼哈頓市的方向時,畫面像電影手法般地縮入,似乎我們也成了鎂光燈下的主角般,如此戲劇而夢幻。哪天,我一定要和愛人攜手走過並見證這分日落。
既然都來到這,就不能錯過 Brooklyn Flea,在二手市集裡真的是完全挖寶心態,對於古著、新奇、精緻、服飾、傢俱……等等,只要想得到幾乎都有,重點我就是個對於古董完全沒轍的女人,因此在那整整逛上近4小時還嫌不夠,覺得生活在此的人們蠻幸福的,尤其是週末就有許多相似的市集擺攤,可以把家裡佈置得很精緻很60年代,此外在市集旁也有許多書店、服飾店或者理髮廳都是相當地獨特,很適合沒有目的地閒晃。

S__11821215.jpg

從策劃這趟旅行到出發大概有3個月,訂房、票卷、SIM卡到行程安排,一路上也受到很多人的幫助才能擁有比較順利的旅程。旅伴很重要,慶幸的是我們可以一起吃經典餐廳也能開心煮晚餐,然後拖著大行李箱換過一個又一個的交通工具,再去把安排的行程變成實體,印象非常深刻的是首天抵達紐約時已經半夜11:30,當時地鐵站的電梯維修,望著又斜又抖的階梯,當時大概只有絕望兩個字形容這時,有位穿著西裝帶著紳士帽的黑人像我說句:Do u need help?就像是天使和惡魔交戰般,來旅行前滿滿的警告說不要太容易相信人,尤其是特定肌膚的人們,他們可能是詐欺,但是因為當時坐了4小時的巴士後再加上又餓又累真的是沒力氣,所以如果真的要付費就也認了,便答應他,意外的是他真的把行李拿上後說:welcome to new york! 便離開了,那刻我真的深深地感動著,這世界果然還是充滿著愛吧!
沒有旅行的靈魂會生鏽,所以總抓緊各種機會去看看世界,這就像是海洛因般讓人上癮,每一次到不同城市時還是會發自內心地說:這真的是合法的嗎?然後起滿滿的雞皮疙瘩,是的,一切都合法,而且在地球的另一端的人們就是這樣過日子,真的愛慘了,如果我們沒有真正定踏入這片土地,去真實地接觸人們和大地,那麼就永遠只能想像別人口中的畫面,但我不肯,所以才努力在有能力時努力地出走,並且用力地去心跳和感受生命帶給我的一切經歷。

S__11821221.jpg

科技媒體讓地圖上真正的地域界限化為參考,實際上我們身旁無不充斥著世界各地的相關訊息,而城市和觀光者之間就像是表演者與觀眾的互動關係,觀眾買票進場,必定有所期待,他們要看見平時不會在日常舞台上發生的事件,就像是強人所難的肢體表演,或者愛情電影裡一見鍾情的浪漫橋段,最好是連續不斷才能值回票價,有意識到嗎,有人看就必須有人演,這是一種權力關係也是種互利交換,或許若是你還存在著「觀光」的心態,被觀看的城市就被迫矯情,惺惺作態之必要吧,其實沒有好壞,我也是因為sexy and the city而對此更加上二層色彩,就像許多人會走訪海明威在巴黎廝混的地點,依照亞歷山大大帝擴張的帝國版圖痕跡去遊馬其頓,或者躺在南國小島中聽著村上春樹的爵士樂。
這也是為什麼每個遊客到了巴黎就要在左岸的花神咖啡廳喝上一杯,到了日本必要泡一趟溫泉,或是在羅馬就在許願池丟一個銅板,這種複製行為本身就是種文化儀式,仿佛沒有完成此儀式就不完整般,但常常我們並不會去深入瞭解這裡有名的故事,只是一昧地打卡拍照,這就跟KTV的發明和流行有著相同原因,以往被動站在消費線上的群眾透過設備和燈光效果及舞台重現,而這次並不是Coldplay或是五月天,而是自己,於是呢,我們也有了「我的」紐約,「我的」京都。
我是幸運地,能夠在年輕時見過紐約的面貌,也許短短近20天的日子裡還沒有非常深入,我卻格外地珍惜這樣的第一印象,完全讓我對此改觀,然而相信很快地,我便能再遇見你,畢竟還有許多的地方還沒走過,好多的美食也還沒吃過,更多的故事也還等著我寫下呢。
Dear
just remember  you are very much ON TIME, and in your TIME ZONE Destiny set up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