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York I

Music — coming up roses/ Keira Knightley

 

紐約,是一座適合與城市戀愛的地方。
這裡給予的新鮮感讓人不亦樂乎,每個轉角都可能遇見無法想像的驚喜,他就像是位穿著黑色訂製西裝的男人,當妳遠看時會被他的品味所欣賞,靠近後則會因為風趣和身上好聞氣味所加分,他閱讀無數的書本及人心,懂得世俗處事的方法,面對任何突發意外都能迎刃而解,然而,卻也是個孤獨者,會獨自在深夜的酒吧中來杯威士忌,配上經典的藍調,危險,迷人卻比誰都懂得愛,他能給予你所有卻也能讓你一無所有。
Begin again” The whole city is our studio! ”
在這裡,每個人都有機會被看見,因為紐約願意包容多元而且提供所有可能的資源,對於學藝術的我,任何景色與觸動都讓人有滿滿的想法去創作,隨便一道光影都能夠讓細胞復活,所以我說,在紐約的靈魂都是自由的吧。

S__11821219.jpg

美國人喜歡自稱為世界的中心,曼哈頓則是彙集了許多產業的菁英,無論是金融、法律、時尚等等,這是非常主觀意識的認知,許多國家也會擁有相同想法,從人的情感角度出發,對於熱戀中的人,愛情是他的中心;對於剛出生的嬰兒,母親是他的中心;對於遊民,溫飽則是他的中心,跳脫人類個人情感的維心認知,確實世界中心再唯物不過,只要能夠滿足人們對幸福的渴求、對富裕的追求以及對進步的盼望,那麼就絕對有資格擁有此頭銜,也就呼應了Fernand Braudel ”Glory, wealth, and happiness in life are all concentrated in the center of the economic world, where the historical sun shines the most brilliant colors.”在指高氣昂的大蘋果裡,以同心圓的方式擴散影響力,並讓這座區域納入自己的文化經濟體系,看似經濟體強大的背後,往往犧牲掉的是位於同心圓邊緣的待淘汰者。
不可否認的是,每個人都努力地在這座城市中活下來,《EAT.PRAY.LOVE》說每個城市都擁有它的代表名詞,羅馬是性愛,梵蒂岡是權力,而紐約則是成就,要在大時代裡生存並不容易, 在看見其生活的享受與富有時,應該更注意陰影下的人們是怎樣奮力往上爬,許多的光環加身使我們開始設定一個一個關卡突破以爬上更高,而其實這只是社會的普世價值加註在人身上,讓人誤以為這是自己的目標,說穿了,我們想要的或許只是一個能讓人羨慕的人生,但真正的掌聲卻應該是要自己給予。
「你必須擁有入門票,才夠格進入紐約。」所謂的入門票最低標準就是財力,因為你必須要在這裡生存下去,當我真正地踏入這塊土地後,立馬感受到物價之高昂,舉幾個例子:地鐵票2.75 元美金,也就等於單程一趟是台幣83元,以及政府稅金8.875%,記得那時兩人吃一份早午餐就花了1500台幣,雖然這裡提供人們大舞台去圓夢,可是你必須讓自己擁有一定的消費能力才能夠過到想要的生活品質。

S__11354141.jpg

帶上野餐墊和共同準備的食物,走到隔壁的中央公園和大家一同野餐及享受今晚的音樂,最令人驚嘆的莫過於當演奏會開始時,近千人都安靜到只剩風聲與樂聲,沒有人說話、滑手機,只是聆聽與享受,這樣的夜晚怎能叫人不心動呢?這就是「素質」的體現吧。
我喜歡旅行中的隨性,當然會在出走前先規劃行程,可是往往更讓人深刻的是這樣的不期而遇,誠實地說,一直偏愛歐洲大於美洲,因為我本身就是個熱愛浪漫文藝的女孩,但卻在NY Philharmonic裡第一次對紐約觸動,交響樂迴盪在無際的中央公園,在這樣剛好的溫度享受著純粹音樂,是件非常幸福的事呢,有時坐著吃準備好的食物和果汁,有時則躺在草皮上閉著眼,腳趾跟著搖擺,那刻我終於懂得為什麼他們願意花這麼高的代價在此,因為值得,因為這就是人該追求的生活

S__11354145.jpg

世界心臟的中心點被由一大片蓊鬱的綠包圍,隨身一躺就能擁有整座天空的慷慨,隨手一伸便是個擁抱,笑容比20度中的陽光還更加溫暖,我臥躺在草叢中,感受著青草微涼的觸碰,那是極為敏感而親密的時光,眼前的樹縫裡透進些許光芒而不刺眼,喔我承認真的愛上。
出走,為的是以更寬廣的心看世界,看得多了,也就知道怎麼選擇。走得遠時,也會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而漂泊的意義,大致就是為了有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