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ton

Music — Rick Hale & Breea Guttery / Fly Me to the Moon
波士頓稱為美國的雅典,是美國最古老的城市之一,也擁有許多世界知名的學府如Harvard、MIT,和哥坐完15小時飛機和4小時的Greyhound Lines後,身體已非常疲倦,在半夢半醒時被巴士窗外的陽光喚醒,眼神立馬被一棟棟復古的建築所吸引,而第一個想到形容波士頓的詞便是「老靈魂」,整個城市的氛圍是如此富有年代感,而我的旅行魂也完全被喚醒。親愛的,我想最好的地方往往是還沒去過的地方,因為對其只有想像的美好,那麼這裡又能寫下怎樣的故事呢?
「喔,原來我真的在波士頓啊!」戴上帽子與相機,打開門時便被冷空氣清新了全身,順著全身的器官都被淨化,那是帶著薄荷的味道,早晨走在街道上,遇見許多人正在慢跑或者悠哉地在戶外享用早餐,他們如此地自然而大方,正因這樣的習慣讓人覺得也該脫去包袱,好好地穿上無袖上衣配短褲奔向前方,喜歡隨處可坐的背椅,彷彿只要停下就隨時擁有休息之地般安心而舒適。從哈佛逛到MIT的路上完全可以發現其中的差異性,哈佛的建築具有人文藝術,從老派地紅磚瓦城到配色上的一致,每一間學院都擁有如珍奧斯丁的小說場景,走在那樣的校園裡都忍不住地想帶著書籍在樹下好好讀上一天,而MIT的理性從建築設計中就能看出其原則性,幾乎都是幾何圖像作為設計,而色彩則採用冷色系,再次強調原則的重要。

S__11821224.jpg

「是的,就是這裡。」一個也熱愛自由和自然的人總是遼闊的,即便因現實被迫侷限,但我們的心依舊擁有藍天,我願成為你的藍,讓你在流浪世界各地時都能有個依靠,讓你仰頭便能微笑。旅行久了,到達一個令人心靈觸動的地方時,第一件事已不再是拿起鏡頭,而是安靜地去享受此刻,這座大運河位於MIT前,大約9點鐘已有許多人在跑步,陽光充足於17度的恰好,只要深吸一口氣,彷彿便能讓滿滿的氧氣充滿全身的器官中。
旅人的眼睛,點石成金。那是好久以後,我才逐漸欣賞不為旅行眼睛存在的城市,因為經驗和智慧的增長讓我逐漸足夠理解旅人的眼睛是一天、兩天或者二十天就會結束的狀態,而當地人的生活卻是一輩子的事情,他們不該為了陌生人好奇窺探的私慾而活,而是應該為自己和子孫而存在,他們應該根據需求來打造及拼裝他們的城市,而非為了旅人的眼睛勉強地逐出不適合生活的空間,只為了擺姿勢和表演,波士頓完全讓我感受不到這樣的做作,所以才讓我如此欣賞及享受。文化是優美的,傳統則是迷人的,當這些抽象價值走出博物館的厚玻璃櫃,並且活生生在俗世的大街小巷具體而現時,它已脫離了知識的沈重,成了生命中真實可觸的樂趣,在這裡每一步每一個轉角都像是現代的美術館般,迷人且真實。

S__11821220.jpg

剛好遇見6月的同志遊行,走在街上都能遇見為愛而裝扮的人們,我想同志遊行的根本是「愛」,他們因為相愛而勇敢去爭取權利,去告訴這個世界他們的不一樣其實一樣,只是選擇較激動而聳動的方式去爭取,常常想如果今日的我也是同樣選擇,那麼心理壓力會是多大呢?當我坐在彩虹中,聽著歌手大聲嘶吼以及人們搖擺和尖叫,親愛的我在此刻只感受到滿滿的愛啊,愛應該要是最簡單最隨性的選擇,但在此面前,你們卻先遇見世界的框架,被迫抵擋在大門口用力敲打,我只希望有天愛的力量會擊倒一切原則,我們便能更加學會包容以及尊重。

S__10936354.jpg

忘了從何時開始,搜集每座城市的圖書館,自從State Library of Victoria列入心中前三名後,這次的Boston Public Library 也沒讓人失望,不但是全美最古老的圖書館,更是第一座提供全民借書的機構,在具備理性設計下又添加跳色的燈光以及壁畫,走進大門迎面的是斜面花崗岩階梯,金黃的色調由窗邊打入,光影強亮的加強了獅子雕像的莊嚴以及整體的貴氣感,運用油畫軟化過度冰冷的設計,讓整座空間擁有靈魂,當你們來請我拍照時,我們的相遇也就這麼唯一的一次,你不會記得是誰幫你拍的,只會留下那張佔據手機記憶體千分之一的影像,但與你們之間的互動都令我愉悅,尤其是看見滿意的神情時更是滿足,走入核心地帶,就像走入旅遊書的介紹中, 一切變得具體且震撼,木色調的整體性搭配墨綠色跳色系檯燈卻意外地擁有和諧,大概是整齊統一的協調才讓這樣的意外成為最後一筆完美吧。
「在他方反思生活,而生活不在他方」
無數的價值觀、想法都在以某種方式企圖進入你的生活和腦中,或者說服你去接受某些觀念,所以我最喜歡旅途中與自己相處的時間,每次在歇息過後坐在沙發敲鍵盤搭配黃燈的時光,如此專注與誠實,沒有冒險情節或是瘋狂體驗,我只想好好地以自己的方式走完美一趟旅程,被命運和緣份安排,然而世界之於我僅只如此,只有自己的腳印、自己的靈魂才是真的,旅人背起背包,轉身又是天涯海角,所以感受著旅途中的一切,關於那些別離與感傷,我知道一切都會堆疊成更好的我。

Boston &NY_180821_0008.jpg

「每個人身上都拖著一個世界,由他所見過愛過的一切組成的世界,
即使他看起來是,在另一個不同的世界裡旅行生活,他仍不停地回到他身上所拖著的那個世界裡去」—-夏多布里昂
旅行不見得是離開,但,是一種脫離,脫離制式的生活和呆板的身份,脫離別人給你的遊戲規則,脫離那些無聊又自以為是的人生哲學,當坐在飛機上穿過國際換日線的那一刻,我所經歷的時空不再是日也非夜,不屬於故鄉也不屬於目的,也許我還不全然地擁有自我,但至少那一刻並不受限於任何人,其實在旅途上我時常感覺到孤獨,因為看見了時空在四周浮動,而卻都與自己的中間擁有隔閡,是的就像被整個世界隔離開來,但我往往都很享受著如此健康的獨有,不必因為利益關係而去頌讚一座無奇的建築物,也不用再擔心有誰因為評語而受傷害,因為對於人們,我只不過是個過客,我容許被遺忘,因為我並不附著於任何特定的時空,也才能讓我有足夠的時間去好好療傷,無論去了多遠的地方,我依舊不變,只是環境變了,眼睛看到的即使是新的世界,卻還是舊世界的心靈重複過去的詮釋,不一樣的是,當我體驗過他們的生活,痛苦會逐漸被稀釋,因為我漸漸地接受一切都是人的選擇,而他人永遠無法去左右,往往都是透過生命的「輕」才能理解「重」,透過了「疏離」才知道「親密」,我定期地離開也是為了不想忘記留下有多麼可貴。
晚安,親愛的波士頓,很幸運能夠在熱情的夏日遇見你,就像四處種滿的紫色浪漫,會永遠盛開在內心深處。
以及    來日方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