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

Music –焦安溥 / 親愛的
「不管你看見的海是什麼模樣,那都是一種當下的祝福。」
21時,在那個好美的城市我遇見這段話,居民們都有過想離居的想法,尤其是在許多風災過後,只是這樣的海怎能讓人放手。偉大的海啊,寬容的島嶼啊,我帶著虔誠的心向你走去,請你祝福他一切平安,日子過了好幾個月,記憶在旅結束後便開始選擇將它留下什麼,偶爾總在路上巧撞了回憶,尤其在這座城市中,即便是一個轉角也叫人虐心,於是一如往常地讓自己把行程排滿,只是縫隙中仍舊是束手無策,深夜的寂靜時光總是特別叫人失眠。有些事情淡的如風吹沙一般渺無痕跡,有些事情卻因時光而更添重量,記憶在修築回去的路上,總是與當時走過的不同,就像人生經歷的喜樂與痛苦在某個時間點過後,也不再是你當初感受到的模樣,如此神奇和迷人。
第三次自己搭乘飛機啟程,去一個被藍色包圍的島嶼,一個人走在如此廣大的世界中,沒有人認識,他們各自寫著自己的故事,那是在4年後久違的旅行,這些年來我因為依賴著群體生活而忘了自我的對話,看見仙人掌滿滿的針刺裡開出了鮮豔的黃花時,我興奮地睜大眼睛看著,轉身望見廢墟中隱藏的藍天白雲時,立馬停下車奔向前,我沒有立馬拿起相機,而是放鬆全身的細胞去感受一切,知道嗎,我遇見許多陌生人,他們總問我:「你一個女生怎麼自己來?」
為什麼不呢?
前前後後幾年過去了,或許是時間久了,或許是路走多了,一個月前才結束一段幾天的旅行,但我突然感覺自己好像跟這世界和解了,世界之於我不再是我要去挑戰的地方,一個人到遠方的那種孤獨與浪漫逐漸變得平淡,某種新的價值在我的靈魂裏逐漸茁壯。
離開是一種選擇,留下也是一種選擇,每一種選擇的背後都有一種生活,人有時候就是想得太多,其實只要能對自己選擇的生活負責就好。旅行、出走、流浪、旅居,怎樣都好,重要的是自己心安理得,自己活得舒服,無論是舊人或新人,都不斷地在刺激敏感神經,或許在抵達最後的目的前,我們會有錯誤的念頭或者選擇,但永遠記得,在千山萬水過後還能夠願意留在身邊的才是永遠,我們之所以選擇原諒或接受,是因為把對方擺在自己前方,所以願意放下自尊。
結束了混亂的一切,我終於看清楚自己要的方向,謝謝一路走來都不離不棄的你們,始終沒有放開我的手,這刻起,我回到了最初的自己,真誠地、簡單地、誠實地,下個月即將到座夢想之一的城市,那裡繽紛、燦爛、時尚、複雜,相信到時會有更多的體會以及感受來訴說。
無論認不認識你,都可以寄信或是留言給我,我將會寄出祝福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