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a

Music : Cavatina from the Deer Hunter
世上最寬容莫過於這片佔據地球71%的蔚藍,彷彿再大的憂愁都能於此化開,而南島的海,亦是最孤獨也最浪漫的藍。
喜歡老派的生活,以慢步調來觀察這造訪多次的土地仍樂此不疲,如果可以走得慢一些,慢到看見周遭行人的表情,慢到發現今天的天空在雲層裡藏了世界的符號,那麼也許就可以找到藏匿在地球中的寶藏線索,如同這裡的居民是非常慢調子過日,許多商家隨性地開店賣份芒果冰,而當朋友前來相約時便放置個木板:「老闆去衝浪了,有緣再見!」或因一份幫助便相約晚餐吃份在地燒烤與啤酒,不得不說,真的好愛他們的灑脫及無距離的自在。
我想土地是專情的,即便人們不停地成為過客也依舊存在。
「記憶」這個詞彙總是美好,因時間會為其鋪上一層薄紗,所有再痛再愛的都會被調低飽和度,低飽和的色調總是耐看,如同古董般經得起時間考驗,甚至因為時間而改變了原本既定的價值,如同歲月在我生命裡留下的除了實質增長的年紀外,更讓我懂得一個人竟有如此多的「不可留」,那些花火般的青春、痛心的傷害、浮雲的名利、美好的想像都是如此不可留存,再怎麼執著的,也許哪天都必須放下,就像再怎樣的不捨得也只能捨得,這些獨有故事都會是成就此刻的養分,並且伴著心靈不斷成長與豐厚。
與過去的自己相遇是這樣地悸動,仍記得那個在這片沙灘中做下勇敢決定的身影,現在只想問:在後來漫長的道路上,是否安然無恙呢?而我能給得了答案嘛?我究竟改變了多少呢?確實吧,再次遇見時早已無法細數每次落淚、每次釋懷的理由,或者該說生命是一切的融合,即使再痛再捨不得也會成為一陣淡淡的薰風罷了,最後所能感受到的也只剩下一種狀態,一種名為生命的狀態吧。
這海平面看似一條線,其實是個浩大的宇宙,當身心靈進入完全密封的空間中,失去聽力的我更能放大其他感官的細胞,「一線之隔」隔絕的是兩個豐富且本質相同的生命體,珊瑚展演大自然的色票,於漸層的深藍中是無法比擬的,那美得令人心醉的色彩使我忍不住好奇,究竟是誰決定了萬物原本的模樣呢?但它的脆弱讓人害怕甚至心慌,實在無法接受其如此輕易地墜落並逝去,是否一觸即碎的夢幻就只能保持距離?是否別驚動它、別改變它,否則美好便不再了呢?有時會認為「活在當下」是種不負責任的行為,而「永續性」也開始成為往後的選擇之一,這是年齡教予我該放棄一些年少輕狂,也許老掉牙卻時常適用。
聽見海浪拍打岩石的高亢了嘛?吸到椰子剛剖開的鮮甜了嘛?我多想把心動的風景都帶給你一同品嘗,關於那些繁枝細節,大自然的美好在於其在不同季節、時刻、光線下都有不同的模樣,永遠都耐看,它是如此溫柔地存在於我們身旁,千萬別讓這片美好成為往後的奢侈,突然有個想法,晚年也許擁有一片海、一艘船和兩個小蘿蔔頭會是非常幸福的。
午後佇立在沙灘上,跨越海的另一端是誰也正在岸邊呢?是否也有著相同想像呢?
我已忍不住期待起你的模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