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for all days

Music — Joanna Wang / Vincent
” you can either travel or read, but either your body or soul must be on the way”- < Roman Holiday >
我,依舊老派,用細緻的押花紙張寫下每一句給予好友的話語,點上微光及幾首沈澱的音樂好讓情緒得以抒發。偶爾放蕩、偶爾流浪、偶爾叛逆,依舊生活在每個計畫的小方格中,沒什麼特別。晚餐可以來杯82年紅酒,給予日子多一些情調,或者牽著我的手去城市裡闖蕩,不需任何目的,可以成為電影中的主角上演浪漫的狂奔。
學會誠實,是件挺不容易的事,尤其是在「穩定」狀況中的基礎下,有時這種情緒會延伸出「改變」,曾經不懂事及不清楚所謂的「社會潛規則」時,會大聲且自信地說話。「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這句話人人都會說,但後來能做到的有幾人?當年紀增長,學會責任心,對於每個選擇走去的路都要負責,否則就會背上「忘恩負義」的罪名,除非有自信能夠完美地跳完這首圓舞曲,否則別多說一句,就如疊疊樂遊戲,一不小心就會摧毀長久以來經營的高塔。
學會再見,忍著淚去微笑最難,我當然知道總有天會再面對,關於放手這件事,所以我常常練習,每一次做噩夢時我都淚流滿面,曾經最簡單的日常都褪為黑白,雖然過了3個月,我仍然在深夜時難過得無法自己,回家後聽見熟悉的擋車聲卻不能衝出門外擁抱你,在裝作已經釋懷一般地微笑談下個話題,好難。因明白有人比我更痛更不捨得,所以必須堅強,至今我仍然非常地想念您,但我不會讓您失望,一定會做個善良的人,做一個讓你驕傲的孫女。學會堅定,因為人生是自己的,我是個幸運的女孩,擁有給予很大自由的家人,即便我想走的道路總讓他們擔心,卻仍然是最大的靠山。
「對你而言,攝影是什麼?」
「溫柔的力量。」
世界有時過於鋒芒,尖銳的話語時常刺傷所愛,而影像卻會以細水般流入心房並長流,不習慣多說些長篇大道,而是希望藉由影像讓你得到柔軟的、細緻的感動,也許這些感動沒辦法幫助你增進事業的高升或者錢財的收入,但卻仍讓我們學會不忘記「人性」。學會獨處,這最崇高的獎賞,多年前時常自己背著行囊到別的城市旅行,享受每一次自我相處,而後來卻發現忘了如何好好地與自我溝通,暫時關掉所有音樂的世界,只剩下心臟節拍和肺部起伏,一切感情終於得以回復彈性,顧爾德:「一個人和其他人在一起一個小時後,就得跟自己再相處上幾個小時。」當孤獨越巨大,自我也越放大,清楚地感受到太陽穴的脈搏跳動或者空氣經由管道進入肺部時的細節,當下,我們無比強烈地感受到「活著」。
後來的日子裡,時間變得飛快,年紀越增長感觸卻越深,也增加很多的牽絆,我們因記憶而變得飽滿,因遺忘而變得灑脫,記得那一刻日出,那一刻日落,那一刻你笑了,那一刻你哭了,那一刻我愛上你了,那一刻我們徹底遠離了,當日子離得遠了,回憶舊了,這越來越重累積著的生命,夠內斂了,我們也才開始看見時刻,有一日我也會想念自己,想念那個在黃土大地上赤腳攀爬階梯的自己。再久一點吧,再離那日遠一點,夠遠了我便能再看見,看見那一刻我眼底的你與你身後遠方的風景。
如果有座森林,我要每日在日落前與你一起牽手散步;若愛的人不在了,我會在清晨時獨自來到森林裏,讓自己變得如霧一般透明,溫柔的森林與我一起等待早晨,溫暖的陽光會穿透霧氣,讓一切散去,我會在日落時再度來到森林裏,讓橙黃的柔漾給予世界最後的禮物,接著我將再度來到了另一個日子,突然發覺生命安然無恙,思念如止水一般安靜、透明,學著不去將世間的一切綑綁甚至占有,而是給予自由。未來的模樣如此模糊,而這樣的不確定性才給予更多空間去發揮,不論你現在身在何處,正猶豫不決著怎樣的選擇,都要給自己更多的勇氣去相信,儘管世界沒那麼美好,但我們一定能夠讓它更好,對嗎。
願新的一年裡,以柔軟的心接受每道銳利的刀刃,並將其化為玫瑰回送。
願歲月靜好,你我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