曇花

我會想念你,承諾一定讓你放心及驕傲,我們說好了,下次一起回家好嘛?如果時候真的到了,就讓天使帶你離開病痛,雖然會不捨再也沒有人會買那瓶汽水給我,卻相信我會輕輕地放手並告訴你:去吧。
闖入死白的醫療味,皺著眉前進,膽怯地不敢直視忘了第幾次的心理預設,果然是徒勞無功,握著你幾乎剩骨的雙手,多想念過去將我高高舉起的結實,空虛的心就像一枝空葦咽出哀音,原來頑石也會化作眼淚。那時,我脆弱如賣火柴的女孩,卻連點下最後一根火柴的勇氣都喪失,沒有光也沒有聲音,只有充滿恐懼及一波波湧來的回憶,總蹲在房間角落哭泣,四面的一切都讓人好陌生和害怕,靈魂的憂傷就像是新娘的面紗,等候著在午夜時被掀開,才懂最單純的情緒需要最大的勇氣去承受,就如同最簡單的曲調卻需要最複雜的練習。
「苦難是化了妝的祝福」生離死別是場人生中最艱難的作業,需要用身心靈去實驗及練習,而交卷的當下得到的是「珍惜」兩字,才明白這是一輩子的課題。我開始吃苦瓜,苦是生命裡最卑微也最哀傷的記憶,確實,此時味覺刺激相對心靈煎熬只能算是皮毛吧。「大江東去,浪淘盡」,蘇東坡在落難時寫下此句,那就像是嚐過酸甜苦辣鹹的百味後稀釋下來的淡,如白稀飯或豆腐似乎沒味,卻是生命中最深的味覺。珍惜身旁的日常,就能讓無常變得沒那麼恐慌,小時候寫書法時,老師握著我的手寫下一筆蟬頭燕尾,因為有了力道及溫度的確定,讓我放心將自己交給他,雙手是最簡單感受溫度的方式,更是堅定而溫柔的愛,不要吝嗇給予自己的情感,趁著對方還在時好好地愛,就如「牽手」在東方象徵著夫妻,但從來就不止夫妻,因為我們都要好好握著那雙還握得到的手,並讓所愛的人都能成為自己緊握的牽手。
感謝上蒼再次給機會,讓我愛的人重新對我微笑,推著你到花園上曬曬太陽,跟你說些日常的瑣事,你常常什麼也沒說只是笑,但我也覺得這樣就好。確實每個人都需找到生命中的韋馱,好好地讓其明白是多麼珍貴的存在。
記住 : 人生不可能無悔,但千萬別讓其成了一個「憾」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