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韌性

世界充斥著過多的物質,多元的選擇反而成為現代人貧困的主因。
蘇黎世是一座歐洲金融之都,也是全球薪資最高的城市,都會區的收入更高達台幣23萬,在這個第一大城中卻沒有一絲奢華的氣息,他們選擇的從來不會是LV,而是簡單舒適的Freitag,不是他們買不起,而是覺得舒適更重要。
相對於台灣許多的人,即使收入不允許,仍會有一大批人分期付款只為了一個精品,而讓自己的生活品質大幅下降,就像是一顆上蠟看似亮澤滿分的蘋果與一顆不那麼光鮮亮麗的外表,你要買哪顆?台灣近年來的風氣開始有了變化,我們似乎成為全球化風潮下的負荷者甚至被遺忘者,這塊土地時常將獨有的特色,包含老房子或是眷村拆除,只為建設更高更獨特的設計我時常在想 : 台灣的特色到哪去了?難道是為了講求速度而蓋成的鐵皮屋?或者從國外搬回來的歐式建築?
重金請各種不同國籍的設計師來為我們打造所謂的台灣地標,並且要求融合當地文化特色來打造人人觀光的打卡地,這樣的國際化確實徹底地讓人心痛。「填鴨式」的教育讓八成以上的孩子畫出的天空是藍色,太陽只能是黃色,否則就會被質疑或批評,以藝術的角度來看,美應該是讓人放鬆心情或者陶冶性情的媒介,但是後來和很多朋友聊過才發現,我們所受的教育裡把它當成了一種武器一種能力,才造成亞洲地區為什麼沒有文藝復興的達文西、拉婓爾,但是我相信,只要從這代開始甦醒,仍有機會也有可能翻轉,讓後代的創造力不再輕易被抹滅,就如 Mr.Bartender,台灣傳統匠師的堅持,那種一輩子只執著於一項技法研究的精神,就是最道地的寶藏。
文化兩個字也和功夫是一樣的道理,一橫一豎,唯有站著的人才有資格講話。
所謂的韌性,是在不傷害人前,堅持自己所認為對的態度,學習謙卑及珍惜也是必須具備的態度之一,當這一代得到的資源越多的時候,正代表著需要更多的付出去競爭,我需要其實不是「為我好」,或是當我進入社會時還要幫著我撐傘,因為我相信已經20歲的我已經有能力去分辨這個世界的好壞,至少我知道什麼叫做危險,如果總是汲汲營營於舒適圈,那麼永遠都無法有新想法,因為只剩下故步自封,所以去冒險吧!
永遠記住:不要讓課本成為你的世界,要讓世界成為你的課本。永遠也別忘了,海平面的底端是家。
當風景在記憶的後院中盛開,而前廳的花朵逐漸在風中枯萎,四季的變化總是如此規律又帶著些詭測,人因為時間變得勇敢或者傷感,在一場大雪過後,什麼都沒留下,卻什麼都留住了,捫心自問吧,是不是有那麼個夜晚,我們曾經得到一些什麼,或者曾經放棄一些什麼?
確實,人生無憾是否顯得過於無趣了呢?
倚靠著窗台,回首過往,牛皮信封因為潮濕而變得更加泛黃,看見鋼筆寫下的墨水因為水氣而暈染,在滿天星辰的記憶裡,我誠實地想念你了,緩緩地循著光看向了明月,原來「舉頭望明月」確實也存在於現代。也許有天時間會長出苔蘚,我們曾經努力過、衝動過、包裝過的夢想,不再因陽光而微微發亮著,而是像個菜市場塑膠袋般掛在無人的店家上,在五月的夏季裡重新染上了砂鹽的氣味,有了點嗆鼻卻可以生活。
那時也許我們就懂得,所謂成長,也不過如此。